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魔夢-2

不經意間,他看到了地上的一樣物事,饒似他剛經過如此可怕的事,但還是大吃一驚,地上,不知何時躺著一口很小很精緻的棺材。但是白子夜一看就知道,這就是他夢裏見過的棺材,只是縮小了好幾倍。白子夜深深得吸了一口氣,慢慢的走近它。看著這小小的棺材。他猶豫了一會兒,然後就像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一樣,毅然彎下腰,把它檢了起來。這是一個做得極為逼真的石棺,在燈光的映照下還閃著銀光。拿在手裏分量很輕,又好象不是石頭做的。奇怪。白子夜把它放到了茶几上仔細的端詳著。看著看著,也沒發現什麼更驚人之處,這時,他想到了何不把它打開看看呢。想到這裏,白子夜深吸了一口氣,便打開了棺蓋。棺蓋被打開了,也沒有什麼驚人的變化。只是在棺底,靜靜的躺著一個古怪的符號。白子夜左看右看,也看不出有什麼異樣之處,只得把它放茶几上。雨,在這時似乎已經停下來了。只是風還不停的吹著。白子夜低頭想了一會兒,邊站了起來,拿起了地上的門把手重新裝到了門上,順手扭開了門。門外是黑暗幽靜的走廊。只有一盞燈明暗不停的閃爍著,走廊的盡頭就是樓梯的拐彎處,從那裏下去就是大門了。反正現在也睡不著,不如到門口去抽支煙,也順便和門房裏的老頭聊聊天。想著,白子夜反手帶上了門,順著走廊來到了樓梯口。朝下望去,門房裏的燈還亮著“這老頭,怎麼這麼晚不睡覺?”他來到了門房口,從登記的小窗子外朝裏看了看,老頭好像趴在桌上睡著了。“喂,王老頭。”白子夜輕聲的喊著,其實他也不想這麼晚把老頭吵醒但是一個人實在有點寂寞,又有點害怕,所以他決定就算被罵幾句也值得。

  “怎麼還睡著啊?”他看老頭還沒反應,不僅提高了聲音,就在這時候,咯?一聲好象腳踢著了什麼東西,他低下首看了看,由於燈光太暗,無法看得清楚。於是便掏出了打火機,叮,四周一下子變得明亮起來。他手拿著打火機,慢慢的彎下腰去照地上了那個東西。火光下,地上的東西赫然是一只人手,慘白的,枯萎的,孤零零的躺在那裏。啊~~。白子夜大驚失色,顧不得夜深人靜,猛拉門房的門,高喊著,老頭快出來啊,手,手啊~~`”一邊喊著,一邊用盡平生的力氣拉門。誰知一拉之下門?啷一聲,倒了下來,他一步沖到伏著的老頭身邊伸手就想拉他起來。不料老頭竟隨著這一拉倒在了白子夜的懷裏,整個腦袋無力的朝後仰去,臉部正好出現在燈光下。白子夜借著門房的燈一看,發出了不像由人類發出來的慘叫,這是一幕極其恐怖的景象老頭的半邊臉仿佛被黑熊的利抓撕掉,眼珠也掉了出來,還順下的半邊臉已經血肉模糊好象被嚼碎了。

  白子夜連連後退,倒著沖出了門房口。一邊狂呼大喊,一邊想去打開大門逃生但是,一看之下,他猶如全身掉進了萬丈深淵。門呢?門到哪里去了?門竟然不見了。原來應該是門的地方竟然變成了一道磚牆!他感到自己整個身體因為極度的恐懼而四肢收縮。不停的發出一陣一陣的寒顫。鼻子傳來一股濃濃的味道。血腥氣原來是那麼濃,奇怪剛才怎麼沒聞到。周遭的黑暗處處透著邪異,偏偏那門房裏的孤燈好象要照亮存身於黑暗中魔鬼的臉,不停的跳躍著恐怖就像最冷的冰水,慢慢的從他的腳底漫到了大腦他忽然清楚的意識到,今夜,在這詭異的地方。逃是沒希望了,要活命就得冷靜。對著磚牆,他猛吸一口長氣,然後迅速的一個轉身,背靠牆。面對著來時的樓梯。

  “白子夜,白子夜,今夜想要活命就得看自己得了,冷靜,一定要冷靜”他不停得為自己打氣,雙手不由自主得緊緊的握拳,剛才那極度的恐慌好象緩和了一點他站直了身子,略微的穩定了一下情緒。不如先去看看別的房客,危險時也好有個照應。他決定先上樓。看著地上的那只斷手和老頭因為被他拉倒的屍體正橫在樓梯口。他大力的做了幾個深呼吸。然後很慢很慢的靠近著。當他移步到離那屍體最近的時候,猛得大喊一聲,借著這聲壯膽,他一下的跳過了屍體,直接跳上了樓梯。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奔上了樓梯。這所公寓只有兩個樓面,1樓就只有一個門房和幾張接待用椅子。2樓有5個房間住著3個房客,除了白子夜外,還有兩個大學學生。他又回到了長廊,燈依舊像鬼火般的閃爍,幾扇房門都關著。他快步走到了一扇門前面,用力的敲了敲門。

  “小張,小張,你在嗎?”白子夜使勁的喊著,聲音回蕩在這幽暗寂靜的走廊。連喊了好幾聲,也沒有人來回答。他心裏一陣的緊張和不安,又連忙走到了對面的一扇門,這扇房門就在壁燈的左下方。整扇門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鬼氣森森,門上的深咖啡色在燈光得掩映下深邃無比,就像通往地獄的入口。白子夜看著門,沒來由得覺得身子越來越冷,他甚至怕一拍門後,門後會有一具屍體應門而倒。小林~~~~,聲音像是垂死的人在呻吟一樣。他為自己這聲音也嚇了一跳。門靜靜的,既沒有小林的應門而出。也沒有什麼餓鬼忽然破門撲出。吱呀一聲,這聲音在這詭異血腥的夜裏顯得分外的刺耳,攫取人心。正是從小張的房門傳來的,也就是從白子夜的身後響起。白子夜大喊著回頭,只見那扇房門悄悄地向裏面滑開,但是仿佛被什麼東西擱著了,只開了一條不大的縫隙就不動了。他用最大的聲音喊著:小張,是你嗎?“喊了半天也沒動靜。他壯了壯膽慢慢的走到房門處,伸出手去,輕輕把門往裏推。一推之下,門竟然沒動,白子夜再用力一推,門的底部好象粘著一些東西一樣,緩慢而困難的被推開了。白子夜借著微弱的燈光朝裏瞄了瞄,裏面好象沒有人。不禁朝房間裏面走去,正跨入房間裏的地面時,腳低竟一滑,人一下子失去平衡,往後便倒,趴,整個人重重的摔了一交。白子夜隨手一撐地板之下想要站起來,手一碰地,卻粘了一手的滑溜溜的,粘液似的物體。他把手湊近一看,血!!滿手的血,似乎還夾雜著白色的漿液。他嚇得邊狂叫邊連滾帶爬的倒推著出了門外。誰知他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,“乒”的一聲巨響傳自身後,白子夜忽覺勁風襲體,顧不得一地的血漿,連忙就地往邊上打了滾。轟然一下,他回頭一看,竟是小林的那扇房門仿佛被什麼東西巨力震飛,倒在了他剛才坐著的地方。目光再往那邊掃過去,不看則可,一看之下驚得魂飛魄散。小林,僵硬的站在門口,眼神青藍,身上的白襯衣已經被撕成一條一條的,而且還染滿了暗紅色的血。手裏竟然提著一個人頭,人頭的頸項處還連著一點點的皮肉和順著滴下的血珠。一陣風吹過,人頭慢慢的轉了過來,赫然是小張!!

  幽暗的燈光照在人頭上卻發出慘白色的光。小林怪異的發出似乎像笑得聲音,嘴裏仿佛正在咀嚼著一些東西。白子夜幾乎是顫抖著扶著身後的牆壁艱難的站了起來。就在這時候,小林開始僵硬而緩慢的一步一步像他走來,妖異的藍色目光直勾勾的盯著他。白子夜心中狂叫:救命。手開始沿著牆慢慢的往旁邊移動。這時,他卻沒有注意到自己身後,一個似人非人的黑影正從他的後面無聲無息的靠近。昏黑的走廊,死寂的安靜,小林正慢慢逼近白子夜。白子夜看著小林,忽然一轉身就想跑,剛一回身,呼,一個人從身後猛得用手抱住了他。不,這不是人。他定睛一看,竟然是具無頭的屍體。啊~~~~白子夜慘叫一聲,也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,雙手用力向前一推,推開了屍體。然後發瘋般得逃回了自己的房間。然後用力把門頂上。寒意一股一股的冒上來,冷汗卻從頭上不停的流下來。白子夜用椅子頂住了門。然後怔怔的看著,等著門外的僵屍來砸門。等了一會兒,卻悄然無聲,但是他感到這種靜卻充滿了異樣的扣人心弦。心臟就像拉滿了的弓,隨時會因為聲音的突然驚起而爆裂。忽然,他想起,何不從窗外逃生呢。連忙到了窗子前,準備用力把窗子打開,然後就從窗格裏爬出去。正在開窗的時候通的一聲,門竟然已經被撞開。他大驚回身,發現門外同時站著陰森森,眼發噬人紅光的小林,他後面竟還站著兩人。確切的說,只是兩個殘缺不全的人,無頭的那一個,一定是已經慘遭毒手的小張,而另外一個,只有半邊臉。他仔細一看,竟然就是門房裏的老頭!剩下的一只眼睛正狠狠的盯著自己。白子夜嚇得完全失去了控制,一邊不停的慘叫,一邊半瘋狂的後退。而三個半人半屍正毫不猶豫的朝他逼來。他一個踉蹌,跌到了牆壁處,連忙把手往後面一扶,卻好象被什麼東西割了一下。他百忙中回頭一看,原來他已經退到了廚房門口,手正撐在掛刀的刀架子上了。已經被割出了鮮血。眼看僵屍已經離他越來越近了,他隨手操起一把菜刀,狂吼一聲,連人帶刀朝前殺了過去。血,不停的濺起,刀光不斷的上下閃爍,仿佛這小小的房間已經成為了阿鼻地獄,人間屠場。他一刀又一刀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砍了多少刀。等他精疲力竭停下來的時候,他發現小林他們三個人已經完全被砍得血肉模糊。地上,牆上到處是碎肉,血漿。哈哈哈哈,我終於把惡魔砍死了。他狂笑著,高舉著明晃晃的,血淋漓的菜刀。整個人已經陷入了半瘋狂的狀態。這時,忽然有幾道強光照在他眼睛裏,伴隨而來的,好象還有很多嘈雜得,模糊的聲音。一時間,他什麼也看不清了。他一手遮著光,一手將刀胡亂的在面前亂砍。聲嘶力竭的喊:惡魔,來啊,我要砍死你們!!耳裏又好象聽見那嗡嗡的聲音,越來越大,卻越來越模糊。那光,那聲音讓他恍恍惚惚,不知所已。殺出去,一定要殺出去。這全是幻覺,全是鬼怪造成的幻覺!他大喝一聲,狂舞著刀,朝著光束最亮最多的地方沖去。一?那間,他依稀的聽見一個忽然清晰起來而又響亮的聲音:開槍。緊接著就是,砰,砰,砰,一股極大的衝力將他撞起,撞飛。奇怪的是,他並沒有感到痛苦。茫然間,他好象又回到了熟悉的辦公室,還有坐在他對面那個甜甜的女孩子小茹,那麼的清晰無比。只是一瞬間之後,他感覺到他已陷入了無休止的黑暗中。

  清晨的陽光靜靜的,溫柔的灑落下來。電線杆上的幾只小鳥輕快悅耳的叫著,提醒著正躺在床上未睡醒的女孩該起來了。“恩,真討厭!”女孩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順手拿起床邊的遙控器,嘀,打開了電視機。“重大新聞報告:昨晚本市發生特大殺人案件。一名青年男子懷疑是因精神病發作。拿著廚房裏的菜刀將所住公寓之2名同住大學生砍死,還追到1樓把看門的老人連砍幾十刀致死。警方接到附近居民舉報,趕到現場,該名男子瘋狂依舊。為了自衛警方開槍射擊,當場將該名男子擊斃。“哇哦,好恐怖哦,”女孩想轉臺,但是接下來的聲音卻讓她目瞪口呆。播音員的聲音繼續傳來:後來警房搜查該名男子住處,發現他的名字為白子夜,本市居民。至於如何會發瘋砍人,則需要進一步調查”啪,遙控器掉在了地上。不會的,這不是真。女孩頓時淚如泉湧,放聲痛哭。原來這女孩就是一直暗戀著白子夜的小茹。

  幾個月後。因為兇犯已經被擊斃,而且距事後的調查,很可能是因為失業的原因。所以警方就做了結案處理。不再繼續追究。而這所小公寓因為發生了這麼恐怖的事情,再也沒人敢來住而漸漸荒廢。只是有一件事很奇怪,當時警方在搜屋時曾發現一個石頭做的小棺材,被當作了證物收了起來。而後來研究下來只是個很普通的工藝品,所以就放入了倉庫。但是沒過了幾天,它就神秘失蹤了。由於涉及到警方的失職,誰也沒有再提起過這件事情。它是否是件邪物?是不是造成白子夜發狂殺人的真正的原因呢?已經不會有人再知道了..........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