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其實很愛

水從玻璃上滑下,清晰的痕跡是眼角的淚痕。遠方一樣的遠方,模糊的視線,我伸手想觸抵遠方,卻終究如鏡花水月。於是心便微微的顫抖了一下,痛便延伸開來。其實很愛,只是心抵達不了彼岸,在豐滿理想與骨幹現實中間;其實很愛,只是中間的那道障礙未嘗試穿越,只能在眼前的追尋中苦苦掙扎。當熱潮褪去,明天,卻變成了一個未知。但卻只能低聲輕歎,在感慨的時候頹廢,被次次的生活挑戰削去棱角。當現實如此時,又有如何的資格去愛?我只能在黑夜中卑微地蹲在牆根,卻不得不在每個黎明中強戴面具,苟且人生,難道這就是我想要的嗎?但是我卻又必須為了生活去適應。
  其實很愛,卻面對現實時,不得不逃避。當追求的與現實有一定差距時,總會很痛,我該何去何從?
  我只能盡力地做好自己,改變自己,在不停的消磨中減卻鬥志,沒有了個性。但是我卻再也輸不起,而立之年的我一事無成,難道僅有的是空洞和虛無。如果殘酷,那一定是生活。
  其實很愛,只是可能一直給了自己錯覺。又或許是真的瞭解的不夠。於是就變得沉默,卻不想在每個無奈的心頭獨自惆悵。總希望獨自承受,卻不料自己早已承受不了如此之多。從很早的時候,大概就習慣了獨自消受,消受工作、生活以及愛情的無奈,殊不知在夜以繼日中卻讓自己迷惑。
 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我有一定的自閉症狀,不知這是不是早前的感情給自己留下的後遺症。但是你應相信,你早已走進我的心裏。雖然我知道我已再受不起情感的傷,雖然我一直都不敢輕易將愛說出口。然而我確實很愛,卻從未想過當愛失去的那刻,給自己的是什麼?或許什麼都沒有,又或許像先前一樣將自己自閉幾年,或者再久一點。人生嘛,說重也重說輕很輕的東西。而我的人生,在感情面前,又算得了什麼?
  如果說我已經到了一個從感性到理性的瓶頸,我卻明知故縱,那一定是思想在作梗,甘願自我消沉。所有一切我已看的透徹,卻在透徹的想法中卑微的生活,在生活中盲目或有目標的奔波。這只是一個過程,至於結果如何,未知。
  當子夜的犬吠把我叫醒,想著你依舊睡熟的臉龐,均勻的呼吸,在夢裏總有一種讓我想停下來端詳的衝動,畢竟這樣的夢太縹緲了。雖然我繁瑣的一天就要從此時匆匆的開始,但是這都讓我內心坦然而平靜。
  俞,我該拿什麼慰藉你懂或者不懂我的心?
返回列表